是小号

恬不知耻无产阶级
有“被熟人掉马会马上换号”习性

如果鳞王退场了我就写仙山直接连着现代版狗带众人的日常。每周追剧那种

很雷。

存,和性转世界互穿,百合缜华/空网/牛蟹,BG俏苍和……心恨。自己爽着玩的。

【缜华+异】
二公主鼓了鼓白嫩漂亮的脸蛋,用力揽过身旁高挑少女的小臂,气呼呼地像撒娇。
“缜妹——!”
太虚海境的女战神默不作声容她娇蛮张扬的二姊枕在腿上,修长而生了刀茧的手指轻轻梳理着北冥华的细软长发,微垂狭目里温柔仿佛要溢出来。

皇子们的脸色变幻莫测青翠欲滴。

四公主乖乖巧巧可爱极了地一歪脑袋,湿润润黑亮亮大眼睛眨巴眨巴。
“皇姊们感情可好了呀。”

ˇ
二公主义愤填膺痛心疾首大姐居然被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道域小白脸拐跑了!!
梦虬孙懵球,那储位怎么办。
仨公主也懵了,估计是从没想过要是老大会真私奔。
三公主抢占先机:“边关定洋军不能少我。”
二公主不甘示弱:“我……本公主要去人世看看是不是像大姐说的那样好玩!”
四公主发现两个姐姐都饱含深意地在看自己,俏脸唰地惨白。
“不要吧……”
“从小就给三皇姊记笔记二皇姊抄书大皇姊写功课的日子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空网】
修罗女帝探头过来,腮帮子一点儿肉嘟嘟。
“爱妃!爱妃——!!!”

【心恨】
藏镜人嗤之以鼻,女人叫什么郎君。
南宫恨艳唇一抿细眉一挑刚想哈哈哈哈哈,精致漂亮小少年噌的一下炮弹一样就砸进她怀里死死抱着那一盈窄腰。
“你答应我了不许冲我家人凶的!”
南宫恨欲搡不动,颇为恼怒地一提嗓调。
“黑白郎君有诺必应!你还不放开!”
忆无心后知后觉脸颊埋进两团软玉温香,惊啊了一声赶紧放开,脸红得像只兔子。

【俏苍生女????】
小姑娘文文静静怯生生,脸蛋有一点儿圆,乌紫头发金红瞳仁,穿着一身缀着白绒绒滚边的小裙子,像只又软又绒小黑兔。
逐燕孤鸣,小名雨燕。
当初名字没起好,小公主反和三姑姑最亲。
雨燕踮起小脚尖,眸子亮亮的,蹬蹬蹬小步追上去揪紧了俏如来的衣摆,仰脸开开心心叫他。
“爹亲!!要抱抱!!”
史家众人:?????

存地人现代脑洞,胡老师是写言情小说的,觉君是开宠物诊所的。
红线是离凡牵的,离凡是只猫 。
永夜剧作家养了两只猫,黑的叫邪说,红白花那只叫离凡。 作家嘛赶起稿来废寝忘食的, 三天两头忘了添食,邪说很乖,蔫蔫也只细声细气咪一声,离凡被饿跑了,跳窗。
宠物医生捡到逃家的猫,于是被饲主赖上的套路。

ˇ
胡老师瞧着肥了好几圈的胖花猫看了两分钟,差点没认出来。
胡老师说,离凡,过来。猫瞅着他,尾巴甩了甩,一扭屁股,不搭理。
非常君心说这什么奇葩名字。
非常君说,龙傲天啊吃饭啦。猫耳朵蹭的竖起来,以一种与体型毫不相符的敏捷扑向食盆。
胡老师心说这什么奇葩名字。

ˇ
非常君很无奈,先生它真没毛病。
胡老师觉得不行,要把握机会,就目光左右看了看他养了挺久这两只猫,斟酌一下拎起离凡往觉君怀里一塞,那给它做个结扎吧。
离凡:喵喵喵喵喵????

天体物理学入坑指南

慕雪寒香:

当然了,有时间还是去看看量子物理【


疏帘白月勾:



su:







葱开开:















看到这几天有一些小伙伴想入天体物理的坑,于是特地挤了半个小时写了份入坑指南www
































天体物理是非常美妙的一门科学,撸主医科生,从初一入坑至现在也大约有十年了(暴露年龄?ww)  虽未能从此业颇觉遗憾,但这十年间也是从未放下过对它的热爱。寥寥几笔记录下几本平易近人的书,以作各位入门之用。
































1.安东尼·黑《新量子世界》

所需知识层次:牛顿力学
































只需要念过初中物理就能读懂的书!里面连科学计数法都是用中文直接表达而非1X10^n这种方式。 非常的简单易懂,适合入门。然而天体物理学中最为精美的悖论和引力场现象却少有提及,估计是太高难度了写起来有点困难了吧,哈哈
































2. 史蒂芬·霍金《时间简史》

所需知识层次:万有引力
































算是我的入门书,强烈推荐!霍金是我男神,这本书有多优秀想必不用我赘述。很薄的一本,大概就一盒清凉油那么厚。然而其中的知识无比浓缩,可以说每句话都可以拿来写一篇paper。   啃的时候需要耐心,一句话可能需要反复阅读。

上一本《新量子世界》中未提及的悖论和引力现象在此书中可以得到补充。比如银河的中心是个巨大的黑洞,如何实现瞬间转移(没错现在已经有这个技术了哦w)等等。
































3.史蒂芬·霍金《果壳中的宇宙》

所需知识层次:万有引力
































比时间简史要难一些的书。这本写得比较晦涩,中间的一些理论是和时间简史是重复的,但是深入一些。开始有一些专业术语的出现,其中一些理论到现在已经被推翻。不是那么in,不过没办法,谁让科学发展得这么快:)
































4.加来道雄《超空间》

所需知识层次:量子力学基础
































主打M理论和超弦理论。

超弦理论和m论是当下粒子物理界最热门,也是最难的一门理论,主要是阐释了世界是由何种物质构成的。请注意,在此理论中物质不是像高中老师说的那样,由原子形成,而是由一条条的“弦”反复挛缩扭曲形成。原子在这个理论中是错误的东西。


































5.加来道雄《平行宇宙》

所需知识层次:量子力学基础
































这本书是前几天发现的……原本还不太敢下嘴因为看到数学我就吓滚出去了(。) 不过还好上学期修了统计学,一点积分公式还是看得懂。

没学也没关系啦,这书里公式也就是来装个逼而已。

书里已经开始出现费曼图,可见难度已经接近专业书水平。

目前还在啃,前面悖论的部分写得很有意思。具体可见我前一篇博文。




































嗯……总之就这五本书_(:3
































不过前面三本啃完差不多你就能撒开嘴去啃各路大神的paper了。
































里面还有一些很有趣且著名的小实验,比如薛定谔之猫,霍金的时空穿梭者等等。
































总之就是……烧脑的感觉蛮爽的()看了下来之后再看星际穿越之类完全妹有问题👌遇到诺贝尔奖颁奖的时候你还能槽几句,装逼神器(不)
































然而最重要的还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信我,看了书之后你许多三观都会碎掉,并且连最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
































于是就这么多啦_(:3
































enjoy!
































P.S  下个月考试,最近努力赶稿ing...肝完稿子我就会更新的哇😭😭😭😭别放弃爱我!!




























地人民国paro片段存。

好馋民国啊…小西装地冥和盘扣长褂觉先生,法兰西香水合着甜丝丝糖桂花,淫雨霏霏黄梅时节的一场艳遇,或者谱一段罗密欧西湖借伞。

.

地冥和越骄子是留洋同学,回国第一趟就遇见了来接机的非常君,说弟弟受同学照顾许多,要请来家里做一做客。
觉先生秋香色长褂盘扣规规矩矩扣到最上一颗,手里持着细竹骨的黄绸伞,肌骨白皙身段颀长,仿若热靡靡八月暑天里一棵掐出水的嫩韭黄。
小兔崽子回家兴冲冲说学了做菜要给他哥露一手,厨房里折腾俩钟头端出一盘炸洋葱圈。
觉先生一张好看笑脸都僵成块了。

.

车。

夏天暑气热得很,觉先生冰上了绿豆汤往老槐底下竹躺椅一卧,檀扇慢打,不消多会儿便是欲困未困迷迷瞪瞪。
这时候弄他该是尤其温顺,握着脚踝沿小腿一路轻重得当地摩挲上去,触感温润细腻,稍微用上些力气,那块皮肤就微微红烫了起来。
天实在是热,热得觉先生肌肤熏红,雪白发丝湿淋淋地黏在颈子上,有一点难耐地皱起眉头,长衫的料子薄软细凉,末角上结了一个小小的穗子,垂坠下来,随着身子被刻意撩拨出来的回应细细地打着颤儿。
觉先生与演奏钢琴是很类似的,只要施展适当的手段与技巧,就能颤出似悲似愉的梦呓。

.

.

还有一点半吊子武侠umm

.

非常君仍是噙着往常那一点温吞的笑,他长得好看,不若地冥那一般艳丽矜贵,也不若天迹那一般明朗清爽,细霖春雨似的,柔软温吞,润物细无声。

他纵是与人动手也是很好看,讲赏心悦目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却一时间寻不见什么别的形容法子。
伞尖挟利势如刃破开皮肉淋漓,柔柔滑滑金缎子伞一合一抖落一溜儿淋漓猩艳,檀骨不洇血。

只是这时候非常君却露不出笑模样来了,那双向来柔润含笑的眼有些哀哀神色,不声不响地,难过地避过视线。

那话怎么说来着,污秽的叫他依旧污秽,圣洁的叫他依旧圣洁。
然后桥归桥路归路,他继续做那个摇晃着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一样的德古拉伯爵。
哥特玫瑰翻了个白眼,年幼的王储懒懒窝在蔷薇王座上哈欠连天。
不就是翻遍禁术也没法复活一撮尸骨无存么,嘴硬什么葡萄酸。

.

备忘录里翻出来好多东西……。

都是坑(。

伯爵闭着眼在胸腔下方划逆十字,赞美洛基,赞美湿婆,赞美奥里西斯和古娜拉黑暗之神,谢天谢地这一团乱糟的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天啊,您的黑眼圈真重…”蔷薇王座上的小小姐苦恼地鼓起脸,“您是不是又熬昼啦!”
俗话讲龙生九子各样不同,这位个子过撒旦膝盖一点点的哥特萝莉严格来讲按辈分算王他远房二姨妈,活得年份还没王一个指头尖多呢,倒是人小鬼大机灵得很。

伯爵是个行动派,讲要追人说到做到。
陆续有使魔抓着花束或者情书扑打撒旦家的窗户,扰民投诉接了不知道多少回。
魔魅人心的黑蔓丽香气不但熏得撒旦头昏脑胀,而且汁液还掉色,糊得窗玻璃上黑紫色污渍斑斑。
清洁工作又添了一笔,撒旦把链子擦得锃亮嚓嚓。

撒旦摸到了一团软趴趴扁乎乎的东西,红宝石一样的两粒圆豆豆眼,看起来眼熟极了。
那玩意儿抖着小翅膀可怜巴巴地吱了一声,有点萌。
好吧,撒旦先生叹了口气,把小蝙蝠揉到一桶冥河水里。
——不知道用德古拉伯爵拖地的效率会不会比抹布好一点,但愿。

又坑了。……乱七八糟小片段

» 芝麻大点的脑
» 云信,有少量吕蝉双兰成分
» 一本正经的冷笑话
» ooc傻白甜属于我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驯龙团,团里有个小少爷。

小少爷摸了摸鼻子,低眉顺眼跟在他前辈后头。
够坚韧够沉稳,也勤勉也天赋,就是性子太木。
韩信舒展活动筋骨,腰腹线条漂亮得不像话。
性子太木的小尾巴狼眸子蓝漆漆清亮亮,湿润润鹅卵石似的一眨也不眨,乖乖冲肥肉摇了摇尾巴。

.

又不是教廷那些戒远口欲的神明信徒,是个人都是要馋嘴的。
韩信手里提溜回来两只圆滚滚的雀兔,一只红翎一只蓝羽。
脑袋没肉身子净是骨毛,也没什么吃头。
红翎毛那只毛炸炸凶巴巴地一口叨过来,在赵云食指上留下个浅浅的门牙印。
不疼,倒是看它汹汹模样挺好玩的。
两只小家伙挨挨挤挤蹭在一起舔梳羽毛。
飞不起来。
……太胖了。

.

貂蝉冲他俩翻了个白眼,捧着心口嗳呀一声柔柔弱弱往吕布肩头倒下去,美人捧心,弱不胜风,头顶的魔角还不小心磕了吕先生脑瓜一下。
要多浮夸有多浮夸。
装,就装吧你。

.

“哦。”“我过来那会儿好像看见花团长在找人来着。”
兰陵王脸一绿,转身就走。
同手同脚。

.

他回头就瞧见斗篷挂在龙角上裂了个细长口子。
餐风饮露呃风餐露宿的,不会点生活技能得白花多少冤枉钱。
三股编作一股的巨蛛丝最结实,韩信缠了针要咬断线尾还没那么容易,他打眼一扫叫赵云把他的短刀拿过来,最利那把。

.

龙蔫搭搭病恹恹的,尾巴尖偶尔动一下。
扁鹊冷着张青白俊脸,瘫颜木声。
“思春了。”
“结个扎吧。”
红龙毛骨悚然,金瞳瞪得圆圆,扑腾起来就要挣扎着往外飞。
韩信眼皮子不抬地一拽绳子。
啪叽。
怪脾气的医生这才慢条斯理补上后半句。
“……要是反应一下子生龙活虎的,就是这孙子装病欠揍呢。”

.

貂蝉今天唇彩是新发售的玫瑰乌浆果08,灿熠金饰风韵红唇,漂亮美艳得能压过去皇宫中那位女亲王殿下三头半。
她望着两个人离去方向,红指甲点了点相得益彰的唇彩,自言自语。
“这俩人脑子有坑吧。”
红龙心底说没错,他俩脑坑大小一个赛一个。

.

天下至毒三样物什,扁鹊的药,甄姬的咒,诸葛亮那张利嘴尖牙。

看到垂涎已久的亮瑜hp才想起来这张忘了发。
就是草稿,瞎抹色块。

[邦良]据说撒旦至今还没有打死伯爵一定是因为爱(1-5)


† 二次衍生,撒旦良设定属于  @画人难  太太,OOC属于我,刘邦和张良属于彼此
† 顺序乱七八糟,逻辑不通文字不顺,有西方皮肤的友向酱油,各种意义上的粉似黑
† 都是片段


从前有个魔界,魔界有群吸血鬼,吸血鬼里头冒出来个撒旦。
撒旦抱着书本,冷冷淡淡,文文静静。
文文静静的撒旦说长翅膀那娘炮你再不把手从我屁股上拿开就等着做折翼的夜耗子精吧。
伯爵先生说好好好,一边把新生恶魔的三角尾巴从西装裤里抽出来。
“我还见过桃心形的。”
德古拉捏了捏撒旦软弹的尾巴尖儿,居然有点莫名遗憾。
撒旦先生冷笑一声。
“恶魔之书,咬他。”


“你还记得你从前的名字吗?”
撒旦摇头,恶魔堕落摒弃了对天主的信仰,于是天主自深渊中新生的那一日剥夺恶魔的过去,留其在无垠的黑暗中漫漫长行。
只是这所谓惩罚实在是轻得有些莫名其妙,自甘堕落的恶魔们几乎没有谁生前还对人世抱有留恋。
伯爵说哦。
伯爵据说是少有的保留生前记忆的黑恶势力——吸血鬼也算其一个分支。伯爵的阶位是伯爵,封号是德古拉,至于生前名字没几个人知道,大概也不怎么重要。
伯爵说其实德古拉这名字是我自己起的,昨日种种昨日死今日种种今日生嘛。
撒旦说哦。
伯爵说哥们你要不要也改个名字,教廷祝福过的那几个字跟刮痧板似的割得舌头疼,这样吧我叫德古拉你就叫伊丽莎白怎么样,一听就是天造地设的多合适。
撒旦冷静地合上了书,反手抡起大黑链子就给这傻逼栓到门柱上以儆效尤。

吸血鬼的王路过见他可怜丢了俩银币在伯爵脚底下,说你这什么操作。
伯爵宠溺又甜蜜地叹了口气,我的小伊丽莎白只是害羞了,他真可爱。
陛下瞳孔一缩背后破空万千血剑蓄势待发,尖尖白牙露出来警惕道这个人设崩到大洋东的恶心小言男你谁,德古拉什么时候被你穿了的。
伯爵神情复杂,无言以对。
妈的死宅。


想去往魔界以外就得学会异族变形,起码得把尖角翅膀藏起来。
撒旦做足功课憋足了劲,皱着眉口中喃喃握紧术法书——
嘭咚。
圆滚滚的黑角绵羊甩了甩细尖尾巴,咩。

伯爵把喷笑声硬生生吞回去,目光怜悯而充满深情地朗诵,噢,可怜的羊羔,羊群中的黑羊,愿黑暗之神永远将你垂爱于阴——
撒旦一个后蹄踢跺上他的脚趾头。

不管怎么说黑角绵羊已经是相当成功的能够分辨出物种的变形了,比起先前寒光闪闪四排尖牙的鹰头巨鳄和翅膀上长满了美杜莎毛发的荧光绿蛇舌狮鹫……的话。
——某种程度上撒旦在变形术领域实在天赋异禀得可怕。
想了想白绵羊头上的黑山羊角,伯爵十分担忧日后去海妖的新亚特兰蒂度蜜月那会儿会不会是与上半边鱼头鱼身下半边恶魔双腿的伴侣同行。
虽然他怀里撸着屁股软绵绵的黑角羊,坚信撒旦就算顶着一张鱼脸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鱼。
被性骚扰的撒旦羊用蹄子砸向伯爵的脚踝,愤怒地咩了一声。


学无止境,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伯爵纠着指头数,玫瑰女爵的法术技能点全加在附魔大砍刀上了,蔷薇的小小姐只会魔音灌耳,王最近沉迷F/○无法自拔,王他奶奶的……
不是,没骂人,真是他奶奶。
活了万儿八千年那种,底蕴深厚积淀丰富,耍起法术蓝条都不用耗的。

王他奶奶掐着细细小腰胸脯一晃一晃,迈着雪白大腿一步三扭,妩媚仪态风韵妖娆,头顶一块诱人的深紫色牛角面包。
撒旦肚子小声咕噜一下,有点饿。
伯爵肚子也咕噜了一下,盯着撒旦权当秀色可餐眼儿饱。
王在一边觉得牙疼,不光牙疼还肝疼。
王他奶奶伸出冶丽艳郁的长指甲摸了摸对方脸蛋,欣喜道今天午饭怎么这么嫩,拖下去煎个一分半熟就行了,多打俩流黄荷包蛋。
她孙子黑着脸咬牙道老太婆你老花镜又扔哪去了。
“噢,美瞳太薄,昨天一不小心指甲刚给撕。”
王:……
“我今天就要为列祖列宗清理门户……别拦我!放开!别拦我!!”


伯爵围观着这出家门不幸欺师灭祖,扭头和撒旦说你饿不饿我回去下面给你吃吧。
撒旦面无表情伸出中指。
伯爵打蛇随棍在指尖啾了一口,叼起来尖牙磨一磨。
流氓。

tbc.